广东埃森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GUANGDONG ESSEN ENVIRONMENTAL TECHNOLOGY CO., LTD.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政策支持企业主动 河北钢企加快推进超低排放改造
来源:河北新闻网 | 作者:pmoc500c7 | 发布时间: 2019-06-10 | 526 次浏览 | 分享到:

近日,生态环境部等五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提出,推动现有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2020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取得明显进展,力争60%左右产能完成改造;2025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基本完成,力争80%以上产能完成改造。

把钢铁行业作为大气污染治理的重点领域,河北省2018年出台《钢铁工业大气污染物超低排放标准》,明确新建企业自今年1月1日起执行,现有钢铁企业自2020年10月1日起执行。

国家《意见》和河北省《标准》叠加下,全省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进展如何?近日记者进行了探访。

争取主动

部分钢铁企业提前改造、提前达标

颗粒物5.1毫克/立方米、二氧化硫3.04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30.5毫克/立方米——近日,记者在邯郸市新兴铸管股份有限公司看到3号烧结机烟气实时排放数据,三项污染物排放浓度小时均值都低于《意见》规定的“分别不高于10、35、50毫克/立方米”要求。

“去年9月底,公司3台烧结机全部完成超低排放改造,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值稳定优于我省钢铁行业10毫克/立方米、35毫克/立方米、50毫克/立方米的超低排放标准。”公司环保能源部部长辛景昌说。

针对国家《意见》和我省《标准》明确的钢铁行业实施超低排放时间表,一些钢铁企业负责人表示,这都说明排放标准在不断收严,环保是绕不过去的坎,提前进行超低排放改造争取了主动。

“我们选择了治理效果较好的减排技术。每台烧结机投资1亿多元,而超低排放改造设施每套近两亿元。虽然治理设施投资巨大,但企业是治污主体,晚做不如早做,选最好的技术,达到最低排放,企业才能走得更长远。”辛景昌说。

同样因为提前改造争取减排主动的,还有河钢邯钢、邢台市德龙钢铁等企业。

2018年河钢邯钢完成对4台烧结机的超低排放改造,今年该公司又对4台烧结机进行烧结烟气分级循环净化及余热利用改造。该项目是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大气污染成因与控制技术研究”专项课题,公司完成改造后将实现更大程度减排与节能。公司正在建设的干熄焦烟气脱硫项目,采用目前国内最先进工艺,完成后脱硫效率可达90%以上,经过净化后的干熄焦烟气二氧化硫排放浓度将实现国内最低。

邢台市德龙钢铁2016年下半年起对烧结、炼铁、炼钢等工序进行改造,各工序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均满足我省超低排放标准。“目前我们正实施230平方米烧结机及配套脱硫脱硝除尘系统建设项目,总投资5.5亿元,其中配套环保设施投入2.5亿元。项目建成后,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将大大低于我省超低排放标准,成为行业内排放最低的烧结机。”该公司环保部部长杨晓斌说。

无组织排放收严

对各环节管控更加精细

邢台市德龙钢铁铁精粉等原料来自进口,经海运到达青岛港或黄骅港后,再经由公路运输到企业。“邢和铁路白马河站到我们公司的铁路专线已经纳入国家三年铁路建设规划,预计今年开工,明年建成投运后,80%以上的原料能从港口直接通过铁路运到企业。”杨晓斌说。

根据《意见》,钢铁企业的铁精矿、煤炭、焦炭等大宗物料和产品,采用铁路、水路、管道或管状带式输送机等清洁方式的运输比例不低于80%;达不到的,汽车运输部分应全部采用新能源汽车或达到国六排放标准的汽车。

钢铁行业货物运输量大,我国钢铁行业年货运量40亿吨以上,占全国货运总量的1/10左右,且主要依靠公路运输,运输过程中的氮氧化物、颗粒物排放突出。业内人士认为,随着《意见》的印发以及我省持续调整交通运输结构,钢铁行业“公转铁”步伐将加快。

钢铁企业大气污染物的排放,不仅包括烧结、球团等工序的有组织排放,还包括物料储存、输送等环节的无组织排放。

《意见》提出,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是指对所有生产环节实施升级改造,在保障生产安全的前提下,采取密闭、封闭等有效措施,有效提高废气收集率。我省《标准》也增加了无组织排放浓度限值,规定了厂界苯、甲苯、二甲苯、非甲烷总烃等无组织排放浓度限值。这意味着钢铁企业要对物料运输、装卸、储存、转移等全过程,增加无组织排放管控措施。

减少无组织污染物排放,近年来德龙钢铁累计投资约3亿元,建起5个大棚,铁精矿、煤等原燃料、辅料全部入棚入仓,厂区原燃料倒运采用密闭皮带运输。该公司是国内第一家采用环保雾桩系统的钢铁企业,可实时监测PM2.5、PM10,并自动喷雾调节改善空气质量。“我们成立了物流公司,采购了500辆LNG新能源车,内部倒运车辆、铲车等全部使用新能源车。最近又购买了400辆新能源车,正陆续到厂。”杨晓斌说。

全封闭机械化原料场“用矿不见矿”,48座万吨储煤罐“用煤不见煤”,长13公里的管带机输送系统“运料不见料”,高炉出铁场“出铁不见铁”……近年来,河钢邯钢投巨资实施128项节能减排、环保升级项目,实现全流程清洁生产。今年以来,该公司对无组织排放源点进行监控和深度治理,对原料大棚、火车翻车机等无组织排放点,利用雾炮、干雾抑尘等进行污染控制。

各项政策支持

促进企业超低排放改造

超低排放改造投资较大,后期运维成本也不小。以新兴铸管为例,超低排放改造后,1吨烧结矿成本增加约25元,仅这一项公司每年就增加运行成本1亿元左右。

尽管投资巨大,不少钢铁企业仍积极进行超低排放改造。对企业实行差异化的管控政策,是企业进行改造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省《推进重点行业和锅炉超低排放改造(深度治理)十条支持政策措施》,明确了环境保护税减免、差别化电价、差异化错峰生产等支持政策,完成改造达到现行标准50%的减免50%环保税,完成改造的项目减少或免于错峰生产。

新兴铸管是武安市首家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钢铁企业,在邯郸市2018-2019年秋冬季错峰生产差别化管控中,该企业获得最高负荷的生产许可。“2018-2019年秋冬季,在重污染天气黄色和橙色预警时我们也没有停产,在环境保护税缴纳上也享受到减免政策。”辛景昌说。

从省生态环境厅获悉,推进钢铁行业减排,我省分三个年度安排了359个超低排放改造项目。其中,2018年全省计划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项目227个,实际实施改造项目306个、完成228个。今年以来,我省完成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项目34个。

《意见》明确,对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企业加大税收、资金、金融等政策支持力度。业内人士认为,这必将更大程度调动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积极性。

据测算,到2020年10月,我省钢铁行业全部达到超低排放标准后,全省钢铁行业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削减比例分别为15.9%、64.8%、64.9%。